折纸君

挖坑小能手,填坑不一定。

赤司征十郎。

他是我心间白月光,我也是的择偶标准。

反正也找不到,还是一辈子单身叭www

[家教篇]她被黑手党所钟爱⑥

“下一次,我不要再喜欢上你了。”

“太累了......”

“哥哥......我想回家.....”

殷红的鲜血将纯白的婚纱染红,她阖上双眸,靠在男人怀中,就像是沉睡过去一般,恬静而又安宁。

将女人抱入怀中的男人,有些颤抖的伸出手拂去女人眼角的泪痕,将她抱起,在女人的发顶轻吻一下,沙哑的声音低声说道:“好......哥哥带你回家。”

而站在不远处的男人身上穿着的白色西服早已被染红,他的双手也沾满鲜血,看着男人抱着女孩离去的背影,张口想要挽留却又不知应该说些什么,早在刚才她说出那些话时,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他已经失去了挽留住她的机会了。

“小......”

 

 

从睡梦中惊醒的男人醒来时已满脸泪痕,湛蓝色的眸子望向不知何处,他伸手拭去自己脸上的眼泪,嘴唇微微蠕动,吐出了那句睡梦中的那个男人未曾叫出的名字。

“初七......”

 

 

日本,并盛。

只穿着内裤的少年脸上带着的是从未有过的坚定与凶狠,额前燃烧的火焰摇曳着就像是拥有着无尽的生命一般,他对着眼前的女孩伸出手,大声的说出了自己一直神在在内心的话。

“文月初七,请和我交往吧。”

突如其来的告别让初七有些茫然与无措,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而站在初七身旁的京子,看了一眼沢田纲吉,掩去橙色眸子中的情绪,装作受到惊吓一般的拉着还处于茫然状态的初七跑进了教学楼。

只剩下死气弹时效褪去后,瘫坐到地上,满是懊悔之色的沢田纲吉和姗姗来迟为纲吉送衣服的Reborn。

Reborn看着那个被女孩拉走的身影,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找到你了。

而已经躲藏在暗处的男人看着这场闹剧,忍不住露出一抹苦笑,年轻时候的自己这样做真的不会被初七当成变态吗?还有......京子似乎有点不太一样啊。

“你不就是变态吗?废柴纲。”

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男人无奈的回头,看着倚在墙角那里的老师,金棕色的眸子中划过几分诧异却很快的被他掩饰好。

男人微微垂眸,似乎有些无奈:“真是让人怀念的称呼......我还以为Reborn你不会主动来见我的。”

“你已经发现了吧,阿纲。”Reborn并没有理会纲吉的话。

早就不是当年那个沢田纲吉的彭格列十代目的纲吉面上的笑容未减,只是视线从Reborn的身上转向了一处,询问般的问道:“是啊,所以要合作吗?”

Reborn推了推自己的帽子,并未回答,而是转身消失在了远处。

“好久不见。”纲吉笑着对从另一处出现的男人说道。

“不愧是你啊,阿纲......好久不见。”

//////

短短的更新,大家将就着看看叭~

顺便给大家说明一下关于上一章番外的那个世界线。

在那个世界线里,云雀和初七不是青梅竹马,而是80与初七,而且两个人是两情相悦,在指环篇的时候就在一起了,然后是十年后的大家除了80都拥有了关于其他平行世界的自己的记忆,所以所有人都是崩坏的x270在番外的时候提及的那句,其实有包含所有人x

来到现在这个时间的这个800就是来自这个世界线里面的,就最惨的那个x女朋友被抢,自己被绿x

有个80的番外的那个是另外的世界线里面的。

有没有感觉我在下一盘很大的棋,慢慢来~

[家教]关于悲恋三十题的场合

*题源来自百度,预计三十题都写,一次更五题~

*迟来的520贺文,其实还是甜的,么么啾~


老规矩的食用须知:

①带全员玩系列,bg、gl一起飞。

②人物属于天野娘,ooc属于我。

③各种场合,放飞自我。

幼稚园文笔,第二人称。

⑤官配拆了,不喜勿入。


///////


01.勿忘我的花语


“一切都会越来越好的。”

女孩子紧握住他的手,温柔似水的眼眸中倒映出他的身影,恍惚间,似乎他便是你的全世界一样。

他记得那是那次他被狗追赶,你帮他驱逐走狗后对他说的话。

“纲君,你没事吧?”

为了跟随他的动作而跑的气喘吁吁的你喘着粗气,还顾不得将自己脸上的汗珠擦去,先将手帕和校服脱下递给他。

那是Reborn第一次到来时,他向京子告白后你对他说的话。

“我一直都相信着纲君啊,一定可以的。”

你笑意盈盈的站在人群外,挥动着手中的小拳头为他加油鼓劲,只是你们之间似乎多出了一丝裂痕,再不负最初的亲昵。

那是后来他参加的每一次活动时,你对他说的话。

这一次......

他看着依旧站在人群外的你,他快速的挤过人群来到你的身边,可是当他想要回握住你的手时,一切都像是易碎的泡沫,彻底的消逝不见。

纲吉的手愣在了原地,眼泪就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一般从他的脸上划下来。

他忘了,你已经不在了。

唯一留给他的,只有那无尽的回忆。

永远,无法忘却的。

他的挚爱。


02.无心之言与无心之失


“你这个蠢女人,这么笨有什么资格呆在这里。”

当你不小心将水洒到沢田纲吉身上时,根本还不给你反应的机会,银发少年眉宇间的阴霾和眼中毫不掩饰的不满几乎要将你淹没。

狱寺隼人用力的将你拉到一边,神色之中满是冷漠与嫌恶。

即便沢田纲吉说着没关系,狱寺隼人还是不断地用着话语念叨着你的错误与这件事对他心中敬爱的十代目会造成多么巨大的伤害。

听着心爱之人那一句又一句的‘这个女人根本没有用处’’她不配呆在十代目身边‘云云的话语,像是锐利的尖刀一下下的刺在你的心上。

你的无心之失在隼人那里便是罪不可恕。

神情恍惚的你满是惨淡的离开了沢田家,沢田纲吉想要挽留你,但是却被狱寺隼人的一句话打断。

——她这样的人活着也只是给别人添麻烦罢了。

你苦笑了一声,心口止不住的抽痛几乎让你喘不过气来。

原来在他看来你的一切都是错误啊。

后来,你和狱寺隼人分了手。

你看着他满脸无措的样子,早已麻木的心中隐隐传来疼痛,可惜这颗心早已遍体鳞伤了。

他的无心之言,你的无心之失。

什么都已经不重要了。


03.背后传来的温度


“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

刚经历过一场激烈激战的山本武根本不敢停留,抱着早已身受重伤的你不停的喃喃自语道。

像是在和你说话,又像是在给自己安慰。

飞快的子弹从山本武的脸颊上擦过,察觉到还有敌人的他第一反应便是先将你保护好。

你因为鲜血丧失过多的原因,脸色异常的苍白,强撑起自己的精神,你推了推山本武的肩部。

“阿武......没关系的,把我放下.......”你对着他扯出一抹笑容,“我虽然受伤了......但是可以呆在你的背后......这样你也可以快速解决那些人。”

在你的坚持下,山本武将你护在他的身后,也是将他的后背毫无保留的托付给你。

你拿起手中的枪支,配合着山本武的动作。

但随着血液的失去,你眼前的视线越来越模糊起来,体温的一点点逝去,都在告诉着你,你的生命在被透支。

终于在解决完最后一个敌人后,不等山本武扭头,你先一步的抱住了他的腰,将头靠在他的背上,断断续续的说着一些你自己也不清楚的话语。

山本武笑了笑,想要问你,等这次回去你们就结婚好不好。

去未曾想过当他转身将你抱入怀中时,余留的不过是已经没有了呼吸的尸体和那残留在背部的温度。


04.最终的最初


“好久不见了,彩虹之子的晴之守护者。”

你看着眼前熟悉的小婴儿,弯了弯眉眼对他说道。

Reborn看着你,就像是对待一个许久未见的故人一般,为你泡了杯浓郁的黑咖啡递过去。

那苦涩的味道似乎不用品尝便可以料想到。

你摇了摇头,并没有接过咖啡,“我不喜欢喝黑咖啡。”

Reborn并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喝着原本递给你的那杯黑咖啡。

看着他的样子,你就已经知道他并没有那个心思和你聊天,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也是毕竟他变成彩虹之子有一部分是因为你的原因,而且你们曾经还是那么尴尬的关系,就算现在再次见面,也不过只是徒添彼此的麻烦罢了。

你看了一眼依旧面不改色的喝着咖啡的Reborn,最终选择站起身,对他挥了挥手,便向门外走去。

只是在路过他时,Reborn才悠悠的开口道:

“这杯是甜的。”

听到这句的你,眼眶中的眼泪再也忍不住的流了下来。

——我不要,这个太苦了,我喜欢甜的。

——嗯,你的这杯放了糖,是甜的。


05.离别之后,重逢之前


“喂,这里是笹川家。”

女孩子悦耳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再次听到熟悉的声音你只觉得喉咙越发的涩然起来。

不知道应该如何开口,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告诉她。

伴随着无尽的沉默,电话那头的女孩子小心翼翼地开口问道:“.......是你吗?”

“是我......”你强忍着自己的情绪,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是很愉快的感觉,“我要结婚了,京子.......你会来吗?”

“.......”这次是电话那头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京子......”

当你再次唤道她的名字时,京子才从回忆中脱离,明明眼泪都止不住了,可是她却依旧带着微笑的说道:“我会去的,恭喜你。”

——恭喜你,我的挚爱。

离别十年,再次重逢之时,是在你的婚礼上。

那天,京子哭成了泪人,却依旧让自己带着笑容。


///////

我——来——了。

[家教]关于第一次一起回家的场合

*400fo的福利之一,是亲友 @零冰 点的梗

*内含872/80/F


老规矩的食用须知:

①带全员玩系列,bg、gl一起飞。

②人物属于天野娘,ooc属于我。

③各种场合,放飞自我。

幼稚园文笔,第二人称。

⑤官配拆了,不喜勿入。



///////

872:

交男朋友之后,应该做些什么呢?

牵手拥抱约会接吻,这些都在你和巴吉尔在一起之后,一一尝试过了。

你一直觉得会和巴吉尔在一起,是一场意外,如果没有那个意外,估计你们两个人之间,也就是没有什么实际交际的同学关系罢了。

不过,能在一起的这个结局便已经是最好的了。

你盘算着自己四处收集的情侣应该做的种种事情,做的事情都被你一一划去,没有做的事情排上顺序,要在你们还在交往的时候,把它们给一一实现才好。

笔尖划向应该做的这件事,你忍不住的舔了舔自己的虎牙。

一起回家这种事情......如果不带回去做点什么,那不就是对不起自己吗?

这么想着,你忍不住的勾勒出一抹笑容,用手机跟巴吉尔发了个消息,约他放学一起回家。

几乎不过片刻,你便收到了巴吉尔的回信。

——在下期待着与你一同回家。

(写不下去了,别问,问了我也不回答qwq)


80:

第一次和喜欢的人一起回家是什么感觉?

酸酸甜甜的像是昨天喝的柠檬水又像是前些日子吃过的糖果,甜入心扉,却又带着无尽的羞涩。

你忍不住的放慢自己的步伐,拉开自己和山本武之间的距离。

一方面是因为你想这样看着他的背影,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你们之间现在只不过是普通朋友关系,被别人看到产生误会,对他对你都不是一件好事。

想到这里,你的心底莫名产生了几丝失落的感觉。

你和山本之间,也就只是普通的同学罢了。

只是,有点不甘心。

一点点......

“怎么了?”

少年温热的手掌将你的手裹在其中,你呆愣愣的看着少年灿烂的笑容,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回应他。

“好了快点走吧。”

说着,少年拉着你快步继续向前走去。


F:

你鼓起腮帮子,紧紧的盯着正面无表情的拉着你向前走的某少年,有些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

本来今天的你是要被自家领导送回家的,谁知道半路上碰到了正好出任务归来的某位小少年,于是顺理成章的你便被弗兰牵着一起回家。

你看着虽然面无表情但是怒意已经快要实体化的少年,有些无奈。

你们之间的感情,从刚开始便注定是不平等的。

即便是交往了,你也没办法把少年当作一个男人来看,在你眼里,弗兰是弟弟,是小孩,是少年......却没办法把他当作一个男人来说。

“这是ME第一次和姐姐一起回家。”

走着走着,弗兰突然开口道。

你笑了笑,却不知道应该如何回复他。

“ME会让姐姐知道的,ME已经不是个孩子了。”


///////

跑题跑到北极圈了......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了。

谢谢食用,就这样吧。

[家教]关于女朋友提议上位这件事

*激情短打的对话流(因为原本的存稿被吞了,好难过啊qwq

*包含270/690/800/初代/纳克尔

*纳克尔是私心,我真的好喜欢纳克尔~


老规矩的食用须知:

①带全员玩系列,bg、gl一起飞。

②人物属于天野娘,ooc属于我。

③各种场合,放飞自我。

幼稚园文笔,第二人称。

⑤官配拆了,不喜勿入。


//////

270:

“嗯?夫人说什么?”

“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夫人确定吗?”

“说出的话可不能反悔啊,夫人。”

“今天就算是夫人哭着求饶也不会放过你的。”


690:

“kufufu~认真的吗?”

“刚才表现的那么厉害,现在怎么突然反悔了?”

“你的要求我都会去满足哦。”

“今晚还有很长时间,我们也可以在梦里,继、续、哦。”


800:

“嗯?刚才夫人说什么?”

“啊哈哈,当然可以了。”

“阴谋?没有啊,怎么会有呢?”

“这样可不行啊,明明是夫人想要的,怎么可以就这样结束呢?”


Giotto:

“怎么了吗?”

“当然可以了,只要是你的要求,我都会答应的。”

“不可以哦,才刚刚开始。”

“再忍耐一下,很快了......真的哦。”


纳克尔:

“哎?!”

“当,当然可以!究极的可以!”

“小姐真狡猾啊——”

“没事,我还究极的可以!剩下的就交给我吧!”


//////

纳克尔我真的太喜欢了~

爱了爱了~

[家教]关于偷看小黄书被抓到的场合

*和姐妹 @零冰 的联文

*本篇包含270/180/690

800/590/可乐指路 @零冰 那里

*激情短打加擦边车,且行且珍惜

*ooc属于我,角色属于天野娘


//////


270:

你第一次觉得纲吉这么可怕,毕竟在这件事上是自己理亏,所以你也只能乖乖的站在那里等着彭格列十代目的最终宣判。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过去,你忍不住的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嘴唇,小眼神不住的瞟向正笑得一脸温柔的翻看从你这里没收回去的书籍的纲吉,虽然纲吉的笑容依旧温柔,但是莫名的你似乎看到了他身边绽开的黑百合。

绝对会被教训的。

你握紧自己的衣角,越发的紧张起来。

如果纲吉还是十年前的那个纲吉,现在绝对不会是这么淡定的一边翻看这你看的书籍一边微笑,而是红着脸把书扔出去然后大声的对你说,怎么可以看这种书,你还可以顺势调戏一把纲吉。

可是现在的纲吉已经是堪比Reborn的大魔王了,好害怕。

“夫人在害怕吗?”

纲吉的声线依旧温柔且富有磁性,只是现在的时机不太对而已。

你立刻警惕起来,带着几分讨好意味的走到纲吉的身边,用自己从未用过的甜腻声线撒娇道:“阿纲,你听我解释嘛~我只是......”

不等你把话说完,纲吉一把把你拉入怀中,有些灼热的手掌在你的腰间摩擦起来,隔着布料你几乎都能感觉的那份灼热,烫的你都有些软了几分。

“没关系,我们可以慢慢解释。”

“!别,纲吉我,唔.......”

——

第二天,彭格列十代目的夫人第一次缺席了会议,原因不明。


180:

你第一次这么想打死自己。

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为什么不趁着恭弥不在家的时候做这种事情?

不对,你突然想到,今天草壁先生告诉你的话,说,恭先生最近任务繁忙所以这几天不会在家。

你看着草草看了一眼从你手中夺过去的书籍怒意已经快要实际化的恭弥,你有些害怕的向后退了几步,还紧张的吞了吞口水。

一把将书籍打成碎片后,怒意已经实际化的男人一步步的向你逼近,直到把你逼到了墙角处,无路可退,男人才停了下来。

你小心翼翼的拉住男人的衣角,软糯糯的说道:“恭弥,我只是好奇嘛~你不要再生气了,好不好。”

你是真的挺好奇那种事情的,因为即便你和恭弥已经交往了三年,但是你们之间并没有什么实际的发展,你知道,他觉得你还是个小孩子,他疼你,爱你,将你划入他的领地,成为他一人的独属。

可即便是个小孩子也会有长大的一天,你不想他一直把你当成小孩子。

或许,这次是一次机会。

鼓足了勇气,你攀附上他的脖子,轻咬住他的喉结,像只小猫儿一样的轻轻舔舐着。

恭弥并没有阻止你的动作,只是静静的看着你。

得寸进尺的你有些呢喃的说道:“恭弥,你教我好不好。”

下一刻,迎接你的是男人铺天盖地的炙热亲吻,被吻得迷迷糊糊的你感受到自己身上的衣物被一件一件的脱下。

炙热的触感在你的身上留恋。

你听到他说。

“好。”


690:

被恋人抓到看不可告人的书籍是什么感觉?

第一秒感觉很慌。

第二秒感觉奇怪。

第三秒木着脸看他饶有兴趣的看着从你那里夺过去的书。

以上便是你的真实感受。

你想到自己从沢田夫人还有云雀夫人那里得到的情报,在看看自家恋人现在的情况,你觉得那两位夫人给你的消息有误。

六道骸不仅没有责怪你,还看的比你还入迷。

什么情况?

你觉得自己现在除了木着一张脸已经不知道摆出什么态度来面对这个奇葩的男人了,或许下一次考虑约着库洛姆一起,六道骸会不会有一些不一样的态度。

神游中的你并没有注意到自己脚边被悄然缠绕上的藤曼,等你察觉到的时候,你的四肢已经全部被藤曼缠绕。

你一脸困惑的看着正笑得如沐春风的六道骸,用眼神向他传递你的困惑与不解。

而六道骸则是走到你的面前温柔的吻了吻你的嘴角,然后慢慢将你的衣物一点点的全部褪去,露出娇嫩的肌肤。

“六道骸,你干嘛?”

“夫人不知道吗?当然是做夫人刚才看的书上的事情了。”

“唔......你混蛋......”

“嘘!这不就是夫人希望的吗?别说话,不把那些姿势全部试完,我可是不会放过你的哦~我的夫人~”


//////

谢谢观看(鞠躬)

[番外篇]另一个世界崩坏的他们

女人蜷缩成一团,握在房间最深处的角落里,细长的锁链将她的脚踝拷着,因为被注射药物的原因,她到现在脑海中还是昏昏沉沉的,全身提不起一点的劲,但她暗红色的眼眸中依旧满是冷漠与厌恶之色。

即便身处这种场合,她依旧有着属于自己的傲骨,不允许任何人随意的践踏与打磨。

她已经被关在这个房间里快要一个月了,除了每天被注射药物,被那些人强制的喂饭,还有被迫接受他们所谓的爱意外,没有一个人与她交谈,和她说话。

可那又怎样?

她绝对不会轻易的放下自己的骄傲,扔下自己的满是矜骨。

更何况,阿武还在等她回家啊。

想到爱人,初七黯然无光的红眸中染上些许暖意,那是她支撑到现在的动力啊。

虽然不知道他们到底是怎么骗过阿武的,但是初七相信凭借着阿武对自己的了解,还有自己在昏迷前留下的线索,他一定会找到她的。

一定会的。

‘吱呀——’

门被打开,温润的青年眉眼间满是温柔与挥之不去的爱意,看到蜷缩在角落处的初七,青年上前将女人抱入怀中,亲昵的将女人凌乱的发丝理顺,带着责备的口吻说道:“初七,不知道这样对身体不好吗?”

因为浑身使不上劲,只能乖顺的靠在男人的怀中,但是初七只是冷冷的盯着某处,不去理会男人。

男人像是早就习惯了一般,也不恼怒,拍了拍初七的后背,像是在哄不听话的小孩一般。

“要乖一点啊,初七。”

“幸好今天来的是我,要是云雀前辈或者Reborn他们,一定会狠狠的折磨初七的。”

“......你又有什么区别。”一点也不愿意服软,初七开口嘲讽道。

对她而言,他们没有什么区别。

扭曲而又变态的爱欲,让她觉得恶心无比,厌恶至极。

“噗。”青年轻笑一声,手指不自觉的覆上初七纤细的脖颈,只要他轻轻用力,就可以结束自己最爱的女孩的生命。

得不到就毁掉吧。

不只是他一个人出现过这种情绪,可是他又舍不得。

怎么会舍得啊。

这是他最爱的女孩。

从无尽轮回的深渊寻回了的女孩啊,无论是他,还是他们,早已因她病入膏肓。

她早已变成了他们的执念。

恶魔早已在不知不觉中苏醒过来了,他们想要把女孩变成专属于自己的事物,只属于自己一人。

青年又笑了一声,缓缓开口,一字一顿的向初七说出这个消息,足以摧毁她所有信心的消息。

“对了,初七,山本君——要、结、婚、了。”

这个消息说出的那一刻,初七觉得自己苦苦支撑的信念彻底崩塌。


///////

这篇番外是上一章最后一点提及到的东西。

大家可以畅所欲言的说一下自己的看法~我真的好想看大家的评论!想看!想看!想看!

明天给大家简单说明一下,么么啾~

[家教篇]她被黑手党所钟爱⑤

“如果当初没有遇见你就好了。”

男人眼中的冷漠几乎要将眼前人贯穿,看着女孩毫无血色的小脸,原本纯白的纱裙已经被染上了绯红,男人深蓝色的眸子中闪过些许心疼,但是想到怀中因为眼前人而失去生命的未婚妻,那份心疼瞬间荡然无存。

撂下这么一句话,男人抱着已经没有呼吸的未婚妻直径的离开了原地,独留女孩一人瘫坐在原地。

眼泪不断地在眼眶中打转,但女孩强忍着不允许眼泪掉落。

她不可以哭,不可以哭。

因为姐姐说过,最喜欢初七的笑容了。

......姐姐。

“我最想初七的笑容了,所以要一直微笑下去啊。”

“我喜欢初七,是对恋人的喜欢。”

“我......爱你。”

脑海中不断映着不久前的画面,带着血腥味的亲吻,来自姐姐最后的保护,以及那份专属于她的安心与温暖......再也没有了。

“我也......喜欢姐姐。”

真的很喜欢呢。

......

再次想到以前的那些往事,男人紧握的手指间慢慢渗出鲜血滴落在地上,他曾经无数次的后悔过为什么会对他们放在心尖上的小姑娘说出那种话。

明明那是他想要守护的存在啊。

不过没关系,他又找到他的女孩了。

看着和黑发少年一起的女孩,男人深蓝色的眼睛中满是痴迷以及在百年岁月中逐渐变质了的粘稠而又浓烈的爱意与偏执。

被注视着的女孩像是有所察觉一般向着男人所藏匿的方向望去,暗红色的眸子中带着浅淡的厌恶与冷漠,却只是转瞬即逝,女孩又再次和身旁的少年有一句没一句的交流起来。

对女孩的细微动作有所察觉的少年,将女孩有些微凉的手包裹进自己的手中,继续向家中回去。

藏在暗处的人们,在少年做出这一步动作时,都忍不住拿出了自己的武器,但又怕吓到少年身旁的女孩,无奈再次收起自己的武器。

唯有一人,没有拿起自己背后的武器。

而是带着些许思索的望向少年与女孩的背影,暗金色的眸子中带着些许不解与困惑。

他找到初七了。

可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明明他才是和初七最亲近的人啊。

嘛嘛,有什么关心呢?

反正初七最后肯定会成为他的妻子不是吗?

想到自己的曾经,男人再次露出了与平常无二的笑容,双手背到颈后,意味不明的看向了几个方向。

看来大家都来了啊。

不过,觊觎别人的妻子这种事情总归是不好的吧。

这一次,他绝对不会再放开初七的手了。

//////

感觉我越写越短。

下午再写个长一点的番外好了~

这样双更就完成了~

其实慢慢的就把好多线都引出来了,大家不要害羞的把评论砸向我吧。

比如你们的看法呀什么的,我其实很想看大家的评论(期待的眼神)

拜托~拜托~

[家教篇]她被黑手党所钟爱④

“初七酱,下学要一起回家吗?”

女孩子的笑容很甜美,暖橙色的眼眸直直的望向安静坐在座位上的初七,满目的温柔几乎要溺出一般。

刚睡醒的初七还有些茫然,微微歪头,像是还没有接收女孩子的话,并没有给出回应。

笹川京子并不恼怒,依旧带着温柔的笑意看着初七,她了解初七的性子,也知道刚睡醒的初七会有些许迟钝,这个时候的初七会表现出与平常不同的样子,也是最可爱的时候。

“唔......”

接收住女孩子的话的初七眨了眨眼睛,在女孩子期待的眼神下摇了摇头,她现在暂居在恭弥家,不适合和京子一起回家,要不然会产生误会的,那样无论是对她还是对恭弥都不妥。

“对不起,京子.......”

在初七摇头的时候,京子原本期待的神情瞬间变得失落万分,“本来想和初七酱分享那家蛋糕店新出的甜品,可是......”

初七看着京子的样子,暗红色的眸子染上几分的茫然。

她和京子其实并不算多么的熟稔,只是普通的朋友而已,为什么要露出这样的表情,好奇怪啊。

初七觉得有什么东西被她忽视过去了,但是她又摸不着头绪,抓不住任何东西。

除了心里觉得奇怪以外,便再无任何的想法了。

京子看着初七的样子,伸出手捏了捏初七的脸,暖橙色的眸子中失落重新被温柔取代,却又多了几分别的让人看不懂的情绪暗藏其中。

“那,初七酱,周末的时候陪我去好不好。”

京子的声音很温柔,却又带着别样的魅力,像是蛊惑人心的海妖一般让人想要不自觉的答应她的要求。

“......好。”

微微迟疑了一下,初七还是点了点头,应下了京子的邀约。

即便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真的好奇怪啊。

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后,京子满意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自从她不久前开始做起关于那些记忆的梦境后,她便一直渴望着和初七变成梦中的那种关系。

渴望着再一次和她的女孩的相遇。

初七。

在心里默默的唤着这个名字,京子只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在不自主的轻颤起来。

一定要保护好她的女孩啊。

保护好她的挚爱。

......

放学后,初七并没有着急离开,而是耐心的在教室里等待着恭弥巡查校舍后再去寻他。

因为她跟恭弥说过自己被偷窥的事情后,恭弥便不愿她一个人轻易行动。

将课本摊开,初七托起下巴,不自觉的转动其手中的铅笔,脑海中理顺着最近发生的事情。

无论是自己周围的同学,还是恭弥这几天的表现。

都很奇怪。

就像是有什么东西被唤醒了一样。

她的直觉告诉她那种东西对她没有什么恶意,可是却让她感到了不安。

就好像是......那件事会重新发生。

想到那件事,初七的脸色立刻白了几分,本就没有什么血色的小脸变得更加苍白起来。

初七七岁之前并不没有在日本生活,她的从前就像是一个秘密,没有一个人知道,即便是青梅竹马的云雀恭弥所知道的也不过是她七岁之后的事情。

“文月同学......你没事吧。”

温柔而又带着几分怯懦的声音轻声唤道,将初七从自己曾经的回忆中拉出。

脸色苍白的初七看着眼前拿着扫帚的少年,立刻意识到自己耽误了人家的任务,露出歉意的笑容,“不好意思......”

终于和自己心仪的女孩搭上话的沢田纲吉涨红了脸,有些慌乱的表示没有什么的,手足无措而又脸红的样子,像极了一只可爱的小兔子,让最近被许多事困扰的初七心情都忍不住好上了几分。

真可爱。

好想养一只啊。

思绪都不知道跑到那里的初七对着沢田纲吉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容,软糯糯的说道:“谢谢你的关心。”

“没......没什么的。”

对上女孩子甜软的笑容,沢田纲吉更加慌乱紧张起来。

原本愁乱的心情被吹散而去,初七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除了自己和眼前这位负责打扫的少年外,再无他人。

素来遵守风纪校规的初七忍不住的皱起了眉头,看了一眼黑板上写的值日名字。

“那个......虽然很唐突,但是我记得今天负责打扫的同学应该不止......”初七顿了顿,在脑海中回忆着少年的名字,却发现眼前的这个少年似乎并不是今天值日的人,精致的眉眼间越发的严肃起来。

“好像不是沢田同学吧。”

“我......”沢田纲吉张了张嘴不知道应该如何和初七开口,他很开心初七可以记住他的名字,却又难以启齿,自己因为废柴被孤立被欺负的事实,他不想在自己喜欢的女孩面前丢人,想着想着,沢田纲吉忍不住低下头,良久,才喃喃的说了一句:“......对不起。”

“为什么要道歉。”

面对弱小而又温柔的小动物,初七总是有着无尽的耐心。

初七站起身,走到沢田纲吉的面前,伸出手将他埋下的脸捧起。

暗红色的眸子直视着少年金棕色的眸子,干净而又澄澈的眼睛像是一面镜子可以映出所有的一切。

沢田纲吉愣愣的看着离自己几乎只有咫尺距离的女孩,他听到女孩说。

“你没有任何的错,为什么要道歉。”

“我并没有想要窥探沢田同学隐私的意思,我只是想了解一下事情的警告,不愿意说的话,直接拒绝就好,没有人会强迫你。”


——纲君不愿意的话,便直接拒绝就好。

——没有人会强迫你的。


莫名的耳边似乎又想起了一个声音。

女孩的身影也与某个身影重合起来,温柔而又悲伤的感觉席卷而来,让沢田纲吉忍不住的想要落泪。

而隐藏在暗处的青年则早已控制不住的落下了眼泪,紧紧的按住自己不断传来痛苦的心口,抑制着自己想要冲出将女孩抱入怀中的冲动。

不可以。

现在,还不是时候。


//////

关于小初七的姓氏问题,是这样的。在日本呢,文月就是七月,所以就直接当初姓氏了。

谁让小初七是七月初七生的(其实就是我懒……)

无奖竞猜:

①京子为什么会这样呢?

②为什么小初七身边的人都或多或少的有些奇怪呢?

③最后的那个男人是谁呢?(不是270,不是270,不是270)

最后一个问题,如果答对的话,明天双更~

请问,从开始到现在,出现了多少个拥有记忆,偷窥小初七的人?

[家教乙女]双生(80x原女)

*祝最最最帅气的80生日快乐~

*不算小甜饼也不算刀子的迟来的生贺~

*骨科预警,我最近对骨科爱的深沉。

*幼稚园文笔,ooc属于我,80属于大家。

*激情短打系列,剧情就不要深究了。

*祝食用愉快


///////



“哥哥——”

女孩子甜腻的嗓音唤着他的名字,白嫩的双臂紧紧的勾住他的胳膊,与他如出一辙的暗金色眸子中映出他的身影,沉醉而又痴迷。

山本武看着怀中的女孩子,没有片刻犹豫的吻上了自己思慕已久的红唇。

他的动作温柔却带着霸道的占有,紧紧扣住女孩的后脑勺,加深这个迟到已久的吻,热烈而又浓郁。

随着山本武手指的下移,洁白的胴躯显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欲望也随着洁白的显露悄然展现出来,女孩的轻声低语,甜腻而又温顺的哭泣声,伴随着两人的律动谱写出最美妙的乐器。

一下又一下。

他在渴望怀中的人。

在不断地向怀中的人索取。

因为这是他最爱的女孩。

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最为亲密的存在。

他们在来到这个世界上便已经牵住了彼此的手,拥有着世间谁都不能打破的羁绊。

只属于他们的羁绊。

直到男人欲望彻底释放的那一刻,女孩才有了几分喘息的机会,将头轻倚在男人的怀中,女孩糯糯的开口说道。

“哥哥。”

“我好想你啊。”

“我知道哥哥也很想我。”

“但是我希望哥哥可以一直快乐的生活下去,这样我也才能安心啊。”

“所有——”

“忘记掉我吧,哥哥。”

山本武听着女孩的话,素来沉稳的雨之守护者,此刻心中止不住的慌乱,他唯有紧紧的抱住女孩,来寻的片刻的安宁。

想要安慰女孩说没事的,他今后可以好好的保护好她的,但是却又不知为何开不了口。

“生日快乐啊,哥哥。”

女孩捧起山本武的脸,在他的额头上留下一吻,虔诚而又珍重。

——不要。

“再见了,哥哥。”

 

山本武醒来时发现自己莫名其妙的哭了,眼泪像是止不住一般,不断地掉落。

真奇怪。

今天是他的生日,听说大家都给他准备了礼物。

会是什么呢?

想到今天举办的生日会,山本武重新露出笑容,好像很有意思的样子啊。


//////

生日快乐啊,阿武。

下面是自己画的80,将就着看看吧(*^▽^)/★*☆

我手残我有自知之明了~